5000 倍回报南非报业投资腾讯赚了一个省

 鸭脖体育网页     |      2022-06-29 10:53:56

  5000 倍回报南非报业投资腾讯赚了一个省6 月 27 日,股市延续了近期的强势走势,开盘即一路上扬,午盘收盘前恒生科技指数涨至当日高点,涨幅达 5.74%,同时腾讯也涨至当日高点,涨幅达 4.16%。

  src=这则消息并没有对腾讯股价造成太大的影响,依然在午盘收盘时达到当日高点,然而下午盘前另一则消息打破了股市的祥和,一开盘腾讯股价直线下滑,作为恒指的 压舱石 ,腾讯的闪崩还带落了恒指和恒生科技指,截至当日收盘,腾讯股价收 378.20 港元,下跌 1.56%。这则消息便是腾讯第一大股东 Naspers(南非报业集团)减持腾讯。

  腾讯 6 月 27 日在港交所公告,公司主要股东 Prosus(该公司由 Naspers 拥有大多数股权)及 Naspers 就其各自股本中的股份向 Prosus 及 Naspers 各自的公众股东开始进行一项长期、开放式的回购计划,并将有序地以场内出售 Naspers 集团所持公司股份的方式筹集回购计划所需资金。

  据悉,Naspers 集团预计每天出售的公司股份数目将占公司股份之每日平均成交量的一小部分。例如,若 Naspers 集团在过去三个月内在符合欧洲监管限制的前提下执行回购计划,每天出售的公司股份平均不会超过公司股份之每日平均成交量约 3-5%。

  src=可以简单理解为,腾讯的大股东 Naspers 及 Prosus 想要通过在交易所卖出腾讯的股票换取流动性,然后用来回购自己的股票。为了降低对腾讯股价的影响,本次交易采取循序渐进,温和地减持,每天出售的公司股份平均不会超过公司股份之每日平均成交量约 3-5%。例如 6 月 27 日,腾讯成交量为 5740.10 万股,那么按当日成交量,Naspers 将出售 172.20-287.01 万股。

  此次是 Naspers 第三次减持腾讯,且一反常态,违背了三年内不会减持的承诺。2018 年 3 月时,投资腾讯达 17 年的 Naspers 首次减持腾讯,当时减持了 2%,约 1.9 亿股,套现 769 亿港元。三年后,2021 年 4 月,Naspers 再次减持 2%%,套现 1141.75 亿港元。

  目前,Naspers 持股腾讯约 27.69 亿股,持股比例为 28.82%,仍是腾讯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马化腾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 8.39%),按照 6 月 27 日收盘价计算,持有市值约 1.05 万亿港元。

  Naspers 套现金额加上持有市值共计 1.24 万亿港元,按照当前汇率折合人民币 1.06 万亿元,超过了 2021 年甘肃省的 GDP(约 1.02 万亿元)。

  要知道 2001 年 Naspers 仅投资腾讯 3200 万美元(折合港币 2.51 亿港元),Naspers 在腾讯的这笔投资中获利近 5000 倍,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恐怕只有软银投资阿里巴巴的案例了。这也使得跟腾讯比起来,Naspers 的其他投资显得黯然失色。

  1915 年,Naspers 创立于南非开普敦,最早旗下只有一张小报,但一取名便是 National Press,这个英文名在南非荷兰语中对应的是:Nasionale(National)、Pers(Press),Naspers 由此而来。创始之初,Naspers 以报纸为主,旗下有 60 家消费者报刊,包括销量最高的报纸《Daily Sun》。

  1997 年,创立 80 余年的 Naspers 迎来了改变它命运的贵人——库斯 · 贝克(Koos Berkker)。库斯出生于 1952 年,在南非海德堡(豪登省)附近的一个玉米农场长大,库斯的前半生南非正处于种族隔离的时代(1948-1994 年),但作为荷兰裔,他有机会取得良好的教育。他先后在斯泰伦博斯大学(Stellenbosch University)、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Witwatersrand)学习法律后,曾短暂担任检察官,并加入过一家广告公司。1982 年,他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 MBA。在美国期间,库斯关注到了 HBO(美国有线电视网络媒体公司),并撰写了有关付费电视的论文,那时他意识到把 HBO 的经验移植到南非。于是 1984 年 12 月他给刚上任的 Naspers 董事长 Ton Vosloo 打了一个电话,如果说库斯是 Naspers 的贵人,那么 Ton Vosloo 便是库斯的伯乐。在彼时的南非,民智未开、种族隔离、失业率居高不下,在此背景下,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想要谋一番事业难如登天,但贵为公司一把手的 Ton Vosloo 却愿意给这个年轻人一个机会,库斯加入了 Naspers。加入 Naspers 后,库斯主导付费电视业务 M-Net 的创办并大获成功,有着南非甚至整个非洲 付费电视之父 之称。

  1997 年库斯 · 贝克(Koos Berkker)接管 Naspers 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投资创办互联网业务 M-Web,并推出了通讯、博客、游戏、邮箱等业务。然而对于一个不足 300 万互联网群体的南非,开展这些业务显然并不能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优势,于是 Naspers 把目光瞄向了海外。同年,Naspers 旗下的投资公司 MIH 进入中国,在香港设立办公室,并开始物色投资标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是 Naspers 出海的第一站,在它看来, 在过去 3000 年里,中国大部分时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押注新兴经济体成为 Naspers 第一条投资准则。

  由于此前在南非的互联网尝试,Naspers 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在寻找标的的时候,也希望将在南非折腾的互联网业务搬到中国,先后投资华体网、脉搏网、易富财经网等多个项目。

  一家南非的企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中国,投资刚刚萌芽的互联网企业,失败也是情理之中,仅仅脉搏网一个项目的损失就超过 8000 万美金。这主要是因为,不熟悉中国本土文化的 Naspers,采取了重金为这些公司引入了很多西方高管的办法,从而导致了水土不服,使这些企业丧失了在中国本土化的商业能力。为此,库斯吸取了此前的经验教训,在腾讯的投资上做起了 甩手掌柜 ,让他们自己来做决定,自己只做财务投资。

  2001 年,接连投资失败使得 Naspers 的日子并不好过,反观腾讯,挣扎在破产边缘,所以这一年二者的牵手可以称之为彼此的救赎。

  说起腾讯的创立,不得不提的是世界上最早的即时通信软件—— ICQ,ICQ 创立于 1996 年 11 月,一经推出,便席卷全球,仅仅用了 6 个月就成为世界上用户量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到了 1998 年,ICQ 用户数突破 1000 万。可 ICQ 在进入中国市场后,由于没有中文版,所以导致风靡世界的 ICQ 在中国反响平平。

  见此情形,马化腾与同学张志东于 1998 年 11 月 11 日在深圳正式注册成立 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1999 年 2 月,腾讯独自开发出了中文板的 ICQ,取名 OICQ(QQ 前身),2000 年 4 月注册用户就突破了 10 万。

  与大多互联网企业一样,腾讯前期商业模式不明朗,还面临着用户激增带来的服务器成本的压力,如此烧钱,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眼看腾讯就要撑不下去了,曾经还动了将腾讯卖掉的念头,幸运的是,当时没人看得懂这个用户量这么大却不赚钱的东西,腾讯的出售计划没能成功。

  卖不掉的情况下,只能去借钱了,腾讯的几位创始人不知道求了多少人,辗转找到了一家风投公司,2000 年 4 月,腾讯与 IDG 及盈科敲定了救命的 220 万美元天使投资。

  这笔投资并没有撑太久,2000 年底,腾讯再次陷入财务危机,老股东 IDG 和盈科不愿追加投资,马化腾及其他创始人不得不再次满世界找钱,新浪、搜狐、雅虎中国、金蝶、联想、TOM 等互联网圈子均对腾讯 say no。

  与腾讯在资本市场遇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突飞猛进的用户量,而激增的用户量却成了挽救腾讯的利器,为腾讯吸引来了一个名叫网大为的外国投资者,他当时的身份是 MIH 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负责中国的互联网策略和合并与收购工作。

  网大为是在无意中发现腾讯的。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我每到一个中国的城市 , 就去当地网吧逛,看看那里的年轻人在玩什么游戏。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网吧的桌面上都挂着 OICQ 的程序,我想,这应该是一家伟大的互联网企业。在 2000 年年底,我接触几家想接受投资的公司总经理 , 发现他们的名片上都印有自己的 OICQ 号码 , 这更让我激动,想要看看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当时网大为开出两个条件,第一,对腾讯的估价为 6000 万美元,MIH 愿意用其在当时投资的世纪互联的股份来换;第二,MIH 希望成为第一大股东。

  当初腾讯的几位创始人坚持绝不放弃控制权,经过多次谈判,最终 MIH 以 6000 万美元的估值(比一年前整整高出 11 倍),全部以现金支付的方式投资腾讯。此次交易中,老股东 IDG 出让 12.8%的股份 , 保留了 7.2%,而李泽楷的盈科清仓所持有的 20% 的股份,套现 1260 万美元离场。

  就这样,MIH 以 3200 万美元获得了 32.8% 的腾讯股份,当时是腾讯的第二大股东。此后的 17 年里,MIH 一直未曾减持腾讯,长期居于腾讯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作为一家传媒公司,Naspers 与世界上其他传媒巨头相比,在主业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着墨的地方,但作为投资公司,即便是只有腾讯一个案例,也足够其在投资界立足,而 Naspers 的成功案例不止腾讯。

  投资腾讯的成功打通了 Naspers 的任督二脉。首先在投资更加专注,一方面投资区域更加聚焦,专注于印度、中国、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另一方面,投资领域更加聚焦,偏爱那些能够利用网络效应迅速扩张的龙头公司,倾向于在有前景的项目上 加倍下注 ,最终实现大比例控股或者完全收购。Naspers 的投资领域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电子商务,包括在线分类、支付与金融科技、外卖、电子零售和旅游 5 个板块,另一部分是社交和互联网平台。

  其次投资更具长期性。Naspers 没有任何 LP,只拿自己的资金投资,这意味着相比其他 VC 而言,它可以更长期地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

  最后,投后管理强调要尊重当地团队自己的判断。作为一个跨国投资机构,对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认识存在局限性,充分发挥当地团队的能动性是一个好的选择,这种方式也影响了腾讯的投资风格。而阿里沿袭了软银重视控制、竞争、扩张规模的投资风格。从结果来看,腾讯在国内的投资更加成功一些,但随着 CVC 投资时代的到来,投后管理面临新的局面,这需要行业对其有更多的摸索、探讨。

  此次 Naspers 第一次违背了三年不减持的承诺,除了自身的问题,或许可以看作是在互联网增长接近尾声的一次撤退,前有腾讯减持新东方,后有刘强东减持京东,此次 Naspers 的减持也给互联网行业敲响了警钟,存量博弈的时代,互联网企业需要寻找第二增长曲线了。